Feed訂閱

雪缘园足彩即时比分直播:關于創建立體綠化和海綿城市的現實問題探討

時間:2016-07-20  來源:中國園林網  瀏覽:417次
我們并不是說原始意義上的鴿子洞或者各自籠,或者像香港樣的火柴盒了…現場提問我問個問題,中國現在提海綿城市,里面有個很大的內容,要把其他排到綠地上,我們很多園林專家不是很同意,現在很多園林植物都是旱生植物…所以我想問個問題,我們立體綠化在產業化很短的行業里面,我們說房地產為什么那么好,因為它的產業鏈很長,怎么樣把立體綠化產業化?把上下游打通,把我們這個產業真正推動…

雪缘园比分 www.ezrqk.com.cn

2016中國·昆明世界生態城市與屋頂綠化大會提問現場

世界屋頂綠化協會會長、大會提問主持楊新杭

2016中國·昆明世界生態城市與屋頂綠化大會首日嘉賓演講已經全部結束,進入到最后一個環節——現場對話,大會現場的個人、單位結合自身向各位演講嘉賓提問。

12345下一頁

楊社長:大家可以放開了,這是難得的機會,第一次世界屋頂大會的經典杰作,把我們演講的各位嘉賓和大家面對面的交流,大家有什么問題可以直接提出,現在我們有同聲翻譯。

現場提問:請問楊會長我們下一屆的生態城市與屋頂綠化大會是在什么城市舉辦?

來賓現場提問

楊社長:這個問題來回答你,找我們舉辦下一屆生態城市與屋頂綠化大會的城市有幾個了,如果你參加了這屆的屋頂綠化大會,你覺得在河南能夠舉辦,要具備條件的話可以向我們世界屋頂綠化大會和協會申報,然后經過我們評估以后可以考慮是否有舉辦的資格,目前還沒有最后的確定下一屆舉辦的城市。

現場提問:剛才梅悅媚女士講了從新加坡的城市花園發展成為花園中的城市,我聽了很有感觸,這正是我們中國許多城鎮化過程中需要一個理念的東西,我對梅女士最后那一張照片非常感興趣,也就是說,我們人類從洞中走出來,隨著人口的增加、城市的發展,又要走到洞穴之中,這個洞穴和原始洞穴、現在、以后的城市洞穴是完全兩碼事,所以我想問一問梅女士,新加坡有沒有這樣的雛形,因為在上海徐家匯商業區正在做這樣的事情,那是半開放式的,你那一張圖片我覺得很有震撼力,說不定哪天因為上海市大發展,這種情況很快就會發生,我想聽一聽有沒有雛形?

嘉賓現場解答提問者疑惑

梅悅媚:謝謝,我們50年的發展肯定不可能用一分鐘就給總結了,但我歡迎您來到新加坡深入考察,我會給大家介紹一些例子,因為這個非常重要。

我們并不是說原始意義上的鴿子洞或者各自籠,或者像香港一樣的火柴盒了。在上海做的是公共房屋,和新加坡非常相似,比如說一室一廳,當時都是獨生子女,現在在中國出現了政策的改革,除了環境以外還要考慮其他方面,也就是精神的健康、身心的健康,這也值得考慮,希望幫助人們一定要非常的樂觀,保持心理的健康,現在世界太瘋狂了,我們壓力太大了,包括工作、家庭等等都需要去平衡,我們會交給孩子們非常好的價值提灌,因為我們都是華裔體系,而且我的祖母曾經告訴我說,如果你要學習的話,一定要努力學習,我媽媽說你是一位女生,要當老師,所以我非常感謝我的祖母,教給我正確的價值觀讓我好好學習,這也給到我非常好的一筆財富,所以最重要的就是我們去發展非常重要的價值體系,讓我們的孩子們有正確的價值觀,教給他們怎么規劃城市,從一開始就教給他們這種體系,我們知道教育和學習是非常痛苦,我們必須要做各種各樣的活動,新加坡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可能相對易于管理。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2016中國·昆明世界生態城市與屋頂綠化大會提問現場

現場提問:我有一個問題,我想問你談到了一個問題,綠色可以消除犯罪、消除暴力,你認為這是有真實的數據嗎?我們是否得到了這個數據?而且新加坡和其他一些城市,如果綠色打造的更多一點,是否能消除暴力和犯罪呢?有沒有一個比較的數據,新加坡和其他城市?

曼弗雷德·科勒:我說的是一些小型犯罪,包括打孩子或者家暴,打老婆等等這樣的事情,是跟周邊的環境有關系,讓你變得非常的焦躁、焦慮,影響你的精神狀況,如果在我的幻燈片當中造成了你的困惑,你曾經說過在美國、華盛頓特區地已經有這方面的設計,包括綠化景觀的設計等等,實際上減少了恐怖分子。我覺得這是一種趨勢,對我來說貌似一種趨勢,生態、綠化等等都能夠緩解一些形勢或者像犯罪,減少這些情況的(發生),我曾經在這個地方做過方面的研究,我不知道是否能夠幫助你,實際上在華盛頓特區,比如說藍莓、漿果等等方面的種植,雖然有的時候我們選擇用一些綠色的植被?;せ肪?、建筑物,但在這個地方選擇的是漿果。

梅悅媚:我們也是做景觀,比如說在一些街角,燈光比較好,如果是女性走過角非常陰暗的角落會感到非常的緊張或者害怕,而且犯罪分子也可以會找一些陰暗或者僻靜的小路來傷害那些弱勢群體?;褂邪ㄏ衤艿賴鵲?,所以我們在新加坡做設計的時候都已經考慮過這些方面,尤其是在清晨5點鐘的時候,我們曾經有過這樣的報道,包括在慢跑步道當中有慢跑者受到了襲擊,新加坡非常高度重視社會安全問題,所以說將安全放在第一,包括燈光設計時不要設計過密或者過陰暗的角落。

來賓現場提問

現場提問:我提兩個問題,首先對安東尼·約翰遜提出一個問題,您是做創意設計這塊,我想聽一聽立體綠化和文化怎么樣很好地融合,在設計的前端,我們做立體綠化傳統地只是把植物覆蓋上去,這相對比較簡單。設計要講究文化、創意,那這塊您是怎么考慮的?

安東尼·約翰遜: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首先當我在中國工作的時候,我知道完全確定中國已經有5000年的歷史,而非是500年的歷史,有非常豐富的燦爛歷史,所以說只要通過一些時間的了解,知道、體會這些歷史的底蘊,所以說在我進行設計,在我的設計工作室時,作為一個西方的設計者,我非常期待其他地方的文化,包括在中國,中國設計者如何感受我們這種文化?;褂性詰蹦惴夢收廡┫殖⊙芯康氖焙?,你應該知道現場研究是非常重要,所以說現場感受是負責重要,它給你一個親臨其境的感覺??鬃郵且桓齜淺N按蟮惱苧Ъ?,已經有很久的歷史,如果問我孔子的這種概念是什么?我是說不出來的,只有依靠于中國設計師同伴告訴我,所以說很難將這種文化帶到設計當中,但很可能是有這樣或那樣的要素,在我的幻燈片當中可以看到打造昆明花之城的時候有一個孔雀,打造了不同的花和色,我相信用孔雀這個概念就代表中國的文化,這種鳳凰吉祥的意思。

現場提問:我接著提第二個問題,我是想問韓主任,我相信這個問題也是大家想提的,因為我作為立體綠化的公司,雖然說政策在這塊慢慢清晰,但說實話市場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大,作為我們立體綠化細分的小公司來說,要獲取業務還是比較困難,真正能夠活下來是沒有多少,但作為我們公司有很好的平臺,在這塊做的相對比較好。所以我想問一個問題,我們立體綠化在產業化很短的行業里面,我們說房地產為什么那么好,因為它的產業鏈很長,怎么樣把立體綠化產業化?把上下游打通,把我們這個產業真正推動。在立體綠化產業化這塊有什么好的建議?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嘉賓現場解答提問者疑惑

韓麗莉:我覺得你的問題問得很好,在座各位能堅持到現在都不容易,但我是這樣覺得,從目前綠色發展方向大家有沒有感覺,我們那些大的企業,一級企業、二級企業,它們同質化的程度很高,所以目前的競爭非常激烈,甚至需要轉型,我們這些立體綠化公司是具有自治的特色,我們針對屋頂和垂直綠化,這是一個新的方向。而且跟習主席提到的“生態文明建設、綠色中國、中國夢”這角度都是非常契合,所以我覺得各位現在從我剛才演講中能感覺到,我們現在是一個轉型期,各位都有自己的絕活,應該有信心,樹立信心。

從產業化角度沒有特別快的速度,剛才提到文化和立體文化的關系,我個人認為屋頂綠化、垂直綠化技術含量非常高,所以我們先把技術做好,至于文化方面慢慢往里深入,如果過度設計,我講的話是過度設計或者過度治療,將使這個行業反而受到很大的影響,我個人認為現在各位技術應該精益求精,做到精益求精,將來在整個行業當中,包括整個綠化行業當中都會占有一席之地,而不是看眼前,不要炫,所有東西都是務實,把技術做到極致。

楊社長:大家提問熱情很高,雖然還有時間,但是有一個同傳翻譯他們要趕飛機,所以我們同傳只能結束了,但是為了機會難得,請我們在新加坡工作多年的一個小同事來給我們做現場翻譯。現在同傳結束,他們要趕飛機,請我們這個小翻譯過來給我們現場翻譯。

現場提問:我先問新加坡美女問一個問題,新加坡立體綠化做得非常好,上次看到過一個醫院上的屋頂農業,我想屋頂農業有沒有增幅?新加坡大部分可以說95%以上都是進口,我覺得進口的東西有些不新鮮。

梅悅媚:很多人都要上去種菜,你自己住在那邊,喜歡別人上去拿東西嗎。但在醫院的ceo是一個非常棒的設計師,他們每天都來看我們的花園,看我們的園藝,所以說他在醫院周邊做,所以說種植了這些東西,所以說你可以看到我們需要ceo,從上到下動員公司的成員,動員我們公司各個方面的力量,才能夠做好這方面的工作,所以說天庭花園或者屋頂花園則是一個需要大量的工作,而且也需要大量的努力,這種努力來自于大家。當然需要做很多的工作,但需要動員各方面的力量。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2016中國·昆明世界生態城市與屋頂綠化大會提問現場

現場提問:我有一個問題問埃德蒙·斯諾德格拉斯,我的問題是在美國友沒有專門的立體綠化科研機構,還是說科研只是在美國的公司里進行進行?

埃德蒙·斯諾德格拉斯:現在已經做了很多關于多樣性,包括在美國也做過這方面的研究,大約50各大學,其中大學是非常大的大學,一流的大學,在大學領域當中是做這方面的研究,我想像出來的是他們同樣也做一些市場的研究。我們也做一些私下的研究,包括成千上萬的植物,但有些研究是沒有得到發布的或者說出版的。很多研究是通過大學體系進行研究。

現場提問:我的問題是問曼弗雷德·科勒先生,作為世界屋頂綠化技術聯盟,有沒有考慮在一些國家設立研發中心或者您授權的研發機構來做相關的研究工作。

曼弗雷德·科勒:我想說像埃德蒙·斯諾德格拉斯所說的研究機構,比如說上海,還有相關的研究者他們做這方面的研究,他們做一些非常原創和基礎的研究,包括植物、文化對接、園藝等等,在不同的環境下進行成長,這里面涉及不同的園藝、技術,植被要適合不同的氣候、不同的環境,所以說這就是我們一個計劃,有這樣的研究,包括在不同的環境、不同的園藝、不同的植被、不同的國家,很多研究審視是從質量角度上綠色的綠化,我相信在中國也做這方面的研究,但我相信不同的研究者也有,從不同角度來闡釋這個問題。

當然從政治是另外一種角度來說,要用什么的材料,哪些材料是否是被禁止的,或者說在社會上是否有規范的,而且這些材料的成分怎么樣,這要問設計師的問題。我們現在政治家或者從政治角度上來說,更多談論的是可持續發展,還包括像楊先生說到的,作為規劃者、學界,那要應用出來實際上在未來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我一兩句是無法解答的。

楊社長:現在時間有限,同傳要離開了,還是請我們的小翻譯來說兩句,再給一次提問的機會。

現場提問:我問一個問題,中國現在提海綿城市,里面有一個很大的內容,要把其他排到綠地上,我們很多園林專家不是很同意,現在很多園林植物都是旱生植物。我想問在座的國家,也包括幾個國外的專家,你們有沒有什么很好的辦法?我看了幾個案例,人家是一個停車場改造了,把水排到了邊上的綠化帶,綠化帶過了幾個月之后,種的植物全死掉了,到最后長的很差,到最后雜草類的植物就出來了。

嘉賓現場解答提問者疑惑

安東尼·約翰遜:你所問到的這個問題,關于兩到三小時的時間來討論,所以現在無法簡短地回答你。第一,它涉及兩個問題,說到這些植物死亡了,那就是植物選擇不正確,從我的觀點來說對植物選擇是非常令人沮喪的,非常令人失望,很多時候你對植物的不了解?;褂幸桓鍪塹蹦愕腦耙占醫醒≡裰參锏氖焙?,向開發商或者業主說不選擇這種植物,這種植物找不到,還有第二個,由于旱季和溫暖季節的時候,對于洪水這些都會影響到。我們需要來看一下設計,而且看一下它的地理環境。第三點是作為設計師,我們不應該讓政府或者開發商問我們做什么,因為我們是專業人士,因為我們知道在哪個地方是挖一個水塘,在哪個地方種樹,在哪個地方進行植被,如果是你讓政府或者開發商牽扯進來做這方面的工作,很多時候相當于行政干預。所以主要還是這些方面的問題。

埃德蒙·斯諾德格拉斯:我的回答非常簡單,這是工程化的系統,我們需要讓水自然而然地灌溉這些植被,所以說最主要的一點當你來做這方面的灌溉時,應該從工程系統上審視,有可能工程系統出了問題,最后這些植被死了,當你把水用來灌溉的時候,我覺得這是一個工程系統。

楊社長:因為時間關系,我們今天專家的互動就到此結束,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感謝今天下午的演講嘉賓,大家還有什么需要問的問題可以在下來跟他們互動,請各位嘉賓就座。

編輯: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ganrao} 广东麻将推倒胡规则 上海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黑龙江省22选5最新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彩 拍摄av电影的日本女优为什么不害羞 重庆股票微信群二维码 一头一尾中特官网 中国棋牌大厅官方下载 幸运快3大小单双技巧 时时彩网四川快乐12 11选5怎么玩都是输 华东六省15选5开 马戏团 淘股吧官方网站 公式规律全年特尾码表 追光娱乐棋牌下载